“谢耳朵”:中国彩色发电玻璃碾压全球同类产品Chengdu

浏览:1739 时间:2021-04-17
國際日報 - International Daily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罗向明)一年后,197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谢尔登.格拉肖再次来到成都,来到位于双流区的成都中建材光电材料有限公司——创建投运世界第一条大面积发电玻璃生产线的生产企业。与第一次来不同,这次,他是“回家”。2018年1月12日,“谢尔登•格拉肖工作站”揭牌成立,这也是成都首个诺贝儿获奖者工作站。

普通人可能对于谢尔登.格拉肖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是提到另一个身份,可能会惊呼“哇哦”。在热门美剧《生活大爆炸》里,人气最旺,收获粉丝最多的就是那位理论物理学家谢耳朵(sheldon)了。谢尔登.格拉肖就是谢耳朵的原型。采访中,这位理论物理学家不时表现出幽默可爱的一面,就像邻家老爷爷。

忍不住把新品带到美国

谢尔登:几年前,我们双方就有接触了,当时听说他们要用碲化镉材料做发电玻璃,这在全球来说既是个很新颖的事,当然难度也非常大。我们都是搞基础理论的,大家有很多共同点。我也很佩服成都中建材的同事,在推出产品之前,精心做了十多年的基础理论研究。

谢尔登:13个月后再来,这里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世界第一条大面积发电玻璃生产线在这里建成,使中国成为掌握了全球领先的大面积碲化镉发电玻璃自主核心技术的国家,更关键的是已经成功做出了碲化镉彩色系列产品,前阵子潘总(潘锦功)到美国我家里来的时候都没有提起这个事,可以说这是对全球同类企业碾压性的优势。

谢尔登:碲化镉产品在美国等欧美国家都得到了广泛应用,而且与建筑完美结合是它的特色和优势,为建筑增加艺术设计和科技节能的创新空间。中国生产出的彩色发电玻璃,就像从黑白电视机升级到彩色电视机,在这个领域将其功能与艺术、时尚结合在一起,市场得到极大拓展,未来有无限机会。试想从加州到阿拉斯加1000多公里的路上,两旁的巨型广告牌都换上这种新材料,会炫酷多少。我已经忍不住要把她带到美国去了,介绍给更多的建筑师和各领域的设计师。

谢尔登:我并没有做什么事,就是帮着联系下公司团队到哈佛大学一些实验室考察交流,帮着引荐一些公司需要的专业人才。

要成功远离手机

谢尔登:毫无疑问,不同学科的交流是非常有益的,科学间的跨国跨界合作很重要。在我个人主观看来,中国与美国物理理论基础研究第一次合作是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的哥本哈根。一名中国科学家和一名美国科学家一起来到一颗樱桃树下,发现下方的果子都被采摘完了,于是相互帮助,从树顶采到很多新鲜的樱桃。那个美国科学家就是我。开个玩笑,不同专业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挑战,可以相互帮助,取得意想不到的创新突破。

谢尔登:成都中建材就是创新创业的代表。去年4月材建成投产,12月就实现盈利,产值达2亿元,据说今年计划产值达10亿元。这当然与他们这么多年静心科研,厚积薄发有关。推动世界科技文明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目标明确而具体;另一种是大家可能想象不到的,那就是一种出人意料的观察结果往往导致意外的发现。西方科学中发现的糖的5种替代品都是无意中发现的,但并不是偶然就发现了的,需要付出和努力。

谢尔登:科技创新从来不是偶然的,需要随时睁大眼睛,保持好奇心,更要有梦想。对自己做的事情着迷,有兴趣才能成功。有想法就要付诸实践,自己年轻的当时找一个公司要矿石,结果人家真的寄来了16种矿石,珍藏了很久。现在很多年轻人对手机依赖性太强了,天天玩手机,没有比这种情况更糟糕的事情了,会让人上瘾。不管是对科学家,还是运动员,作家,发现自己对某方面有天赋,找到挑战有兴趣的东西,发挥自己的才能,努力的工作,远离手机,相信每个人都能成功。

新闻多一点:

世界第一条大面积发电玻璃生产线,可生产单片1.92平方米的碲化镉薄膜“发电玻璃”光伏组件。这种“发电玻璃”,是在绝缘的普通玻璃上,均匀涂抹仅4微米厚的(相当于头发丝的百分之一)碲化镉光电薄膜,由此制成可导电、可发电的半导体材料。生产一块长1.6米、宽1.2米——面积1.92平方米的“发电玻璃”仅需55秒时间。此前,国际上最大的单片碲化镉薄膜“发电玻璃”面积为0.72平方米。“成都造”1.92平方米的“发电玻璃”,取得了世界性突破。不仅“发电玻璃”的实验室转换率已达到17.8%以上,而且即使在弱光条件下也可将光能转化产生电能。一个1.92平方米、重30公斤的“发电玻璃”,每年可以发电近300度,如果用上两三块,就基本能满足一个家庭全年用电。三四千块这种“发电玻璃”产生的电量,相当于一口普通油井一年产的油所能转化的电量。